首页 > 互联网运营 >新闻内容

“互联网营销”取代了原来的乌托邦理想,从营销角度维持“免费”的形式!

2021年05月06日 10:24

任何投资最终都要遵循基本的商业逻辑,天下没有永远免费的午餐。新冠来袭之前,摆在大部分互联网企业面前的已经不是收不收费的问题,而是怎么收费。新冠对经济的冲击更造成了资本的冬季。丰巢不是第一家终结免费的互联网企业,也不会是最后一家。
丰巢收取超时费,十二小时免费时段之外,收取每小时0.5元。封顶3元。本是一场“茶杯里的风暴”,却成了多方激辩的舆论热战。最终以企业妥协、放宽时限告终,但是收费的目的还是达到了。或许多年以后的经济史中会浓墨重彩地记录这一事件,这场“五毛钱之争”是互联网经济从“免费时代”终结的标志性事件之一。


互联网兴起后,“免费服务”曾经是绝对主流,形成了一个默认免费模式的特殊时代。其中的原因颇为复杂。
互联网早期,是一个“理想主义时期”,这个时期,互联网参与者的社会比重不高,属于边缘小众群体,自娱自乐的氛围浓厚。而且,年龄也偏低,“公开共享”的互联网乌托邦是主流意识形态。比如早期的网络论坛BBS,几万会员就是“大山头”了。日常运营维护依靠热心玩家业余支持,商业化受到了普遍的排斥——大部分也没有商业价值。
“理想主义时期”持续的时间并不长,随着互联网应用的普及,大众化的互联网生态趋近现实社会。免费模式还在继续,但驱动力已经不同。所谓“互联网营销”取代了原来的乌托邦理想,从营销角度维持“免费”的形式。此时的“免费”已经不是愤世嫉俗的反商业化,广告收入已经成为互联网企业的标配。广告收入的优势在于,无需深度涉入互联网企业的业务,可以单纯从流量中产生收益,第三方付钱在形式上保护了用户免费的感觉。

但是,绝大部分互联网企业都不能靠微薄的广告收益维持经营,人类经济活动中首次出现了大规模亏损却又欣欣向荣的企业群体,这就是“互联网营销”的奇妙之处。以金钱换时间,以时间换规模,烧钱获客、规模为王。此时的互联网免费,是“资本请客”的白吃白喝,着实有点反常。
其实,“赔本赚吆喝”不是创新,连传统相声《卖布头》都会反复讲“先赔后赚”的道理。“获客成本”和此前企业的营销成本、广告成本没有本质的区别。只不过,传统企业哪有持续烧钱几个月、几年的能力?互联网是时代的幸运儿,赶上了各国政府超发货币的饕餮盛宴。大量热钱流入金融资本市场,为互联网烧钱提供了充足的燃料。以美国为例,2003年-2008年五年间美联储M2供应量上涨了40%,美联储MZM货币指标扩张了50%。而纳斯达克指数在同一时期也表现强劲,基本收复了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后的失地,成为金融资本市场仅次于房地产的第二大受益者。世界主要经济体的情况也大同小异,“不差钱”的时代造就了烧钱的“互联网营销”。
换一个角度看,互联网的烧钱高潮掩盖了货币超发的副作用,多少有点“瞎猫撞到死耗子”的喜剧氛围。超发货币在互联网领域的新兴产业沉淀,一部分以“请客吃饭”的形式转为商品消费,更多的则转化为股票等金融资本沉淀了下来。其中确实产生了真金白银的社会效益,但也积累了不少的泡沫。比起次贷背后的房地产烧来烧去就是砖头水泥,互联网烧钱好歹要进步一点,确实烧出了不少创新。但是,遵循边际效应的规律,互联网产业中有价值的投资项目越来越少,剩下来更多的是怪力乱神,长此以往,难以为继。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际,市场已经对美国科技股泡沫产生了担心,只不过房地产的次贷危机爆发后,纳斯达克的表现就不那么刺眼了。危机过后,互联网的盛宴又恢复如初——既然有了房地产过热充当罪魁祸首,科技股那点小毛小病的发烧症状也就不予计较了。又是十年愉快的烧钱游戏。
但是,任何投资最终都要遵循基本的商业逻辑,天下没有永远免费的午餐。新冠来袭之前,摆在大部分互联网企业面前的已经不是收不收费的问题,而是怎么收费。新冠对经济的冲击更造成了资本的冬季。丰巢不是第一家终结免费的互联网企业,也不会是最后一家。
未来企业使用互联网营销,选择外包公司更为合理,一来省去互联网收费计算环节,二来免去网站流量的运营成本。

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属于互联网+服务公司,可以帮助合作企业重新调整百度seo排名,近日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重新更新算法,自主开发SEO优化辅助系统,并与【租客网】合作,将“深圳租房”“房屋租赁”这两个词,稳定在百度首页。

免费时代已经终结,毫无悬念。走出免费的舒适区,肯定伴随着痛苦指数的上升,企业要面对失去客户的风险,客户要承担支出的成本。选择正确的、专业的外包团队是避免这一情况发生的有效手段。


我们不得不承认进入收费时代是互联网经济迈向成熟的标志。年少轻狂的乌托邦理想不能支撑产业的长期发展,违背常理的大规模烧钱更是高风险游戏,都不是健康的经济运行。是时候选择新的道路了,必须有效地评估并选择合适的外包提供商,金融投资才会有长期的社会效益。

如果您想要提升品牌知名度或网站点击率,欢迎贵司与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合作。



相关推荐

中国联通2020Q1净利润31.66亿,同比下降13.85%,4G用户净减75.6万户

4月22日,中国联通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第一季度营收738.2亿元,同比增长0.93%;净利润31.66亿元,同比下降13.85%。  中国联通将营收按来源划分为服务收入与销售通信产品收入,其中服务收入占总营收比重长期超过90%。  本季度,中国联通服务收入营收683.07亿元,同比增长2.25%;销售通信产品收入营收55.17亿元,同比下降13.05%。  具体来看,在移动业务方面,2020年第一季度中国联通移动出账用户净减747万户,达到3.11亿户,其中4G用户净减75.6万户,累计达到2.55亿户。5G用户数仍未单独披露。  移动终端用户使用数据流量为87323亿MB,环比2019年第四季度下降0.35%。语音通话时长1419亿分钟,2019年第四季度为1817亿分钟。  移动服务收入为377.49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4.1%,跌幅较去年的-5.3%有所改善。  中国联通称,预计随着5G网络的建设加快,加上5G终端价格持续下降和普及,创新应用不断推出,5G登网用户将于今年下半年快速发展。  在固网业务方面,2020年第一季度中国固网宽带用户净增135万户,达到8483万户;固网宽带接入收入达107.85亿元人民币,同比去年上升4.4%,实现止跌回升。固网本地电话用户数减少74.7万,累计达到5346.8万户。  整体服务收入为人民币683.07亿元,同比上升2.3%;产业互联网业务收入为人民币114.48亿元,同比上升32.2%;  疫情爆发以来,无数行业遭受冲击,中国联通也不例外。公告称,今年以来,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对本集团的经营造成一定的挑战,特别是在业务拓展、新用户发展、5G网络建设和坏账风险等方面。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联通在3月发布的2019年年报中曾披露,与中国电信累计开通共享5G基站5万个,公司可用5G基站规模超过6万个。在这一季度财报中,中国联通并未披露该项指标最新进展。  在政策扶持和5G技术日益成熟的影响下,中国5G产业发展稳步推进。目前中国5G产业已形成规划、建设、运营和应用四大产业链环节,产业发展前景广阔。  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数据,自2020年正式商用起,预计5G带动直接经济产出0.5万亿元,间接经济产出达1.2万亿元;至2025年,预计5G带动直接经济产出3.3万亿元,间接经济产出达6.3万亿元;  在就业机会方面,预计2020、2025、2030年5G商用将分别直接贡献0.5、3.5、8.0百万个就业机会。  消费者洞察侧面体现了5G行业的发展深度,或可帮助投资者更好地理解5G可能对社会和商业环境所产生的影响。艾媒咨询调研数据显示,73.0%的中国受访网民看好5G技术未来发展,持相反态度的中国受访网民占10.0%。  其中,受访网民期望未来5G技术被广泛应用在智能制造、车联网和无线医疗等方面。智能制造、车联网和无线医疗是5G技术主要的行业场景应用,云VR/AR、社交网络和无线家庭娱乐等主要是个人场景应用。  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作为新一代移动通信技术,5G的发展切合了传统制造业智能制造转型的无线网络应用需求,其高性能、低延时的特点也满足了无人驾驶等垂直领域的发展要求,智能制造、智慧出行将成为5G技术发展的最新战场。

2020年04月25日 10:34

天目药业的收购循环剧:谁是“游戏”的赢家?

导读:这样一个手握多个重磅产品的企业,没有以之攻城略地,却在资本市场因控制权频频易主、重组屡战屡败出名,7次重组7次铩羽而归。伴随其间的,是幕后协议的疑点重重,以及间或有之的资金占用、违规担保。说起浙江的名优特产,很多人会想到铁皮石斛。天目药业生产的铁皮石斛,被认定为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除此之外,薄荷脑、河车大造胶囊、珍珠明目滴眼液,也是公司的知名产品,赞誉颇多。然而,这样一个手握多个重磅产品的企业,没有以之攻城略地,却在资本市场因控制权频频易主、重组屡战屡败出名,7次重组7次铩羽而归。伴随其间的,是幕后协议的疑点重重,以及间或有之的资金占用、违规担保。最近,控股股东长城集团所持八成股份将被司法拍卖,公司控制权可能会再次发生变化。这样一家公司的控制权循环,到底有何故事,是谁之蜜糖、谁之砒霜,值得费些思量。天目药业频繁上演的控制权变更大戏,颇值一观。作为杭州首家上市公司,天目药业早在1993年就登陆资本市场。2006年,章鹏飞旗下的现代投资受让国资股份,入主公司。2011年开始,宋晓明通过长城国汇等4家合伙企业3次举牌公司,彼时章鹏飞的持股被陆续处置,将控制权拱手让给宋晓明。2013年,宋晓明的合作伙伴杨宗昌将宋晓明送出局,取而代之成为公司的实控人。2015年,宋晓明又卷土重来,与杨宗昌上演了近10个月的控制权争夺。同年10月,赵锐勇、赵非凡父子旗下的长城集团粉墨登场,把杨宗昌所持股份接了过来,一举成为公司新的实控人。宋晓明方面也随着资管计划的到期,“知趣”地逐步减持股份,并把剩余的股份悉数转让给汇隆华泽。2017年,汇隆华泽似乎也雄心勃勃觊觎公司控制权,数度举牌将持股比例扩大至20%,紧逼长城集团的24.63%,双方围绕公司控制权展开争夺。近日,深陷债务危机的长城集团自身难保,所持公司的八成股份将被司法拍卖。天目药业的控制权将花落谁家,又成为一个问号。伴随着公司实控人走马灯般进进出出,其一次次失败的重组也不断刷新市场的认知。2010年开始,公司7次策划重大资产重组都以失败告终。标的资产五花八门,从房地产、供应链,到制药公司、医药互联网。其中,应该也不乏公司为提升经营业绩之举,却最终囿于时机、行业、估值等原因未能成功;但有的可能只是股东争夺控制权的武器。比如2015年,在宋晓明首次增持后,公司立即停牌筹划非公开发行,最后不了了之。2017年,汇隆华泽连续举牌,公司又“精准”停牌筹划收购德昌药业100%股份,半年后重组又因条件不充分被告终止。这样看来,重组的失败既可能有交易双方和标的资产的客观原因,也不排除当初筹划时别有用心的可能。这一幕幕资本大剧的背后,究竟谁尝到了甜头、谁又吃到了苦果呢?上市公司和中小投资者自然是受损最大的一方。公司起点不低、手握多个拳头产品,逐步沦为净资产只有不到6000万元的壳公司。首次变更控制权后的十多年来,公司的营收一直维持在2亿元左右,利润水平长期不足千万元,靠变卖资产勉强“保壳”。经营的长期停滞不前,让公司市值也一直徘徊在20亿元以下。其间浪费了大量市场资源,跟风进出的中小投资者也大都被割了“韭菜”。反观那些进出的收购方,却不一定做了亏本买卖。他们当初入主公司,恐怕本来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历任实控人退出之时,控制权溢价加上股份的对价,大多可能还赚了一笔。以宋晓明为例,当年媒体就测算其通过资管计划持股天目药业3年,获利可能高达数亿元。这么一看,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养壳、玩壳、炒壳”之收益也。问题是,这些收购怎么就变成了类似击鼓传花的“游戏”?首先,收购人的实力不足。对于天目药业这样一家老牌中药企业,最理想的实控人可能既要具备行业经验和资源,也需要有能支持公司长远发展的过硬实力。反观实际进出公司的这些人,画家出身的章鹏飞、赵氏父子的长城系从未涉足过医药产业。杨宗昌、宋晓明本就是市场募来的钱,有明确的退出期限,用着杠杆玩资本市场的游戏。这些人入主公司后,就算是想着长期布局、改善经营,可能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在成本和资金压力下,想方设法攫取短期收益,从已经孱弱的公司体内再多套取点利益,就成了其自然的选择。也正是他们短期逐利心切、实力不匹配,才会让公司屡屡在条件尚未成熟之际,就匆忙启动重组,期望能通过资产注入和借壳上市,在一二级市场套利中,实现自我增值和退出。这种“赚短钱、赚快钱”的模式,使得公司为重组而重组、为卖壳而卖壳,最终难逃屡战屡败的下场。再次,收购人对市场和规则也缺乏敬畏之心。最典型的,就是公司控制权转让的幕后交易肆无忌惮。比如,当年长城集团跟横琴三元签订一系列协议,涉及公司控制权安排及股东借款等。如此重大的事项,各方却暗箱操作,整整晚了3个月后,才因双方对簿公堂不得不浮出水面。之后,长城集团又屡屡披露跟不同的交易对方签署框架协议,内容均涉及对长城集团增资扩股、债务重整,也曾激起市场水花,后续都不了了之、虚实难辨。更早之前,章鹏飞也同样隐瞒了与众望投资的股份转让协议,同时启动对瑞茂通的借壳上市,颇有“一壳二卖”之嫌。宋晓明与杨宗昌相互斗法,最终又默契退出,二者是否达成幕后交易,市场也是云里雾里。此外,还有章鹏飞、赵氏父子先后爆出上亿元的资金占用、违规担保,也是变着花样地掏空公司。这些十八般武艺的背后,无非都是收购人的一己私利,想方设法从公司榨取更多利益。收购人动机不纯也好,实力不足也罢,能在市场上玩出花样,利用的还是市场约束机制的不到位。像天目药业这样的壳公司,在二级市场的估值普遍不低,收购成本高企。那些真正希望做实业、看重公司长期发展的投资方,可能根本不会考虑以如此高的溢价入主公司。相形之下,只有打定主意靠“养壳、玩壳、炒壳”大法,从二级市场获利的人才会选择斥资进来。同时,市场长期的炒作文化下,控制权转让概念炒作的盛行,反过来又给了这些人操作和获利的空间,能够通过上下其手、内外照应,博得市场的高额差价。当年,宋晓明打算退出之时,将其所属的公司股权进行公开挂牌,在转让信息中明确受让方应为大型医药企业或在医药行业有战略布局的投资机构、企业集团,转让价格不低于37元/股,远高于当时31.60元/股的市价。挂牌信息公开后,公司股票连续上涨,达到最高的37.37元/股后快速回落。最终,挂牌转让无人问津,宋晓明控制的合伙企业却实现了逢高减持,被戏称为“策略性减持”。市场追涨杀跌的概念之舞,无疑也为其做了嫁衣裳。要让这样的收购循环剧不再继续,根本上还是要压实实控人的诚信义务。最近金融委会议提出,依法诚信经营是资本市场最基本的市场纪律。证监会《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也明确要求,收购人应当诚实守信,遵守社会公德、商业道德。这些理念本该是市场有序运转的基础,但现实中,不少收购和重组却只考虑了技术上的合规,对关乎公司经营、治理规范的原则却少有关心,落不了地。要改变这一现状,要靠两条腿走路:一方面要深化改革,推动市场估值均衡,形成切实有效的市场约束机制;另一方面则要让新证券法的责任机制真正落地,让造假者、欺诈者、不守诚信者真正承担违法违规的成本。多管齐下,才能让那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收购“玩家”逐渐成为历史。

2020年04月22日 10:14

28城出台公积金租房新规,加大租赁补贴额度

2020年以来,北京、武汉、南京、上海、广州、深圳、重庆、成都、杭州等28个城市出台租赁住房相关新规:租赁住房项目进行奖励、上调租房提取公积金额度、给予各类人才租房补贴。一、多元化补贴拉动住房租赁广州最新规定:利用集体、国有建设用地建设普通租赁住房的,给予建筑面积750元/㎡补贴;建设集体宿舍型租赁住房的,给予建筑面积800元/㎡补贴;对商业、办公、酒店等非住宅经审批后,改造为普通租赁住房的给予建筑面积500元/㎡补贴;改造为集体宿舍型租赁住房的给予建筑面积550元/㎡补贴。合肥市:《合肥市支持住房租赁市场发展中央专项资金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中央专项资金通过注入资金、财政奖补、贷款贴息等补贴方式,重点支持、盘活住房租赁市场;提高住房租赁备案率、培育规模化住房租赁企业、升级改造住房租赁平台提升第三方住房租赁服务。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认为,房屋租赁市场是房地产的一个重点,预计中央和地方会出台相关的政策。譬如一方面财政金融政策力度会变大,有利于降低企业经营成本、稳定租赁关系。另外一方面政策性租赁住房或将发展为一个重要的内容,尤其是人才类政策性租赁住房将会更加或重。二、多措并举减轻租房者负担安居客房产研究院3月份调查报告显示:48.7%受访者人为租房消费比较高,居生活消费首位。仅仅只有35.0%的受访者租金占比个人总收入的20-30%之间。受疫情影响,住建部副部长倪虹在国务院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表示:支付房租有压力的缴存职工,可合理提高房租提取公积金额度,并灵活安排提取时间。就此政策,自今年以来,自今年以来,北京、杭州、上海等城市均提高公积金租房提取限额。北京市规定:2020年6月30日前,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的缴存人可按租房合同或房租发票上的实付租金额提取公积金,不受其他限制。据了解,政策调整前,用于租房提取住房公积金,额度均存在一定限制;调整后,限制明显减小。杭州表示:正常缴纳公积金的无房职工,用于支付租金提取公积金额度在2020年6月30日前可按照现有标准上浮50%。上海市出台相关对廉租房出租的优惠政策,明确廉租房租金标准参照房源所在区域市场租金的80%确定。房源所在区域的市场租金可由住房保障实施机构通过自行组织调查、委托第三方评估机构进行确定。严跃进分析,上海等地的相关规定,对政策性租房租金的确定能有积极的导向。如果租房者租金压力较大,可以关注廉租房等政策性租赁房租。三、为引人才落地加大租金补贴经过市场调查:已有部分城市为吸引人才,在人才租房政策上租金给予很大补贴。杭州:本科及以上应届大学生,发放本科1万元、硕士3万元、博士5万元一次性生活补助,同时在原基础上给予每年1万元租房补贴,最多可享受6年。南京:人才落户政策引人关注。40周岁以下大专学历人员,参保半年即可落户。而对研究生及以上学历、45周岁以下本科学历人员(含留学回国人员、非全日制研究生),凭学历证书即时落户。并对符合申领条件的学士、硕士、博士按最长36个月,每人每月600元、800元、2000元的住房租赁补贴。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表示,人才将与保障类型住房挂钩越来越密切。预计今后全国各大城市在人才购房、租房领域政策越来越利好,或许会成为住房制度改革的一个重要内容。客观上也有助于城市购房需求增加和楼市活跃度。

2020年04月16日 01:11